分类
福蓝特工列传

福蓝特工之何老师传

这一次,我们要记录的福蓝特工是,followkidney,距离实际采访时间,其实已经过去了大半年。

那是一个不算太冷的夜晚,笔者有幸请到followkidney做客某串串店,聆听属于他的故事,在此之前,先粗略介绍一下他吧。

followkidney,“引导者”,俗称何老师,带过无数蓝军新人,以蓝莓居多,女留ID男自强的典型代表。常年待在绿军泛滥的福州CBD,一天可以收到三次以上“Your portal 移动营业厅石狮 neutralized by xxx”的提示。他不是甘地,但他是最勤奋的咸鱼,即使树兜地下通道再度被水淹没,筷子豪情又一次堆起了防涝沙袋,无论刮风还是下雨,你每天总能看到他在capture移动营业厅石狮,几个月下来他的id从不会在其他po上,在青青草原中,一朵鲜艳的蓝色,璀璨夺目,是最专情的抵抗军特工。

Your portal 移动营业厅石狮 is under attack

酒至半酣,何老师开始了,“当初玩这个游戏吧,还是在医大上学,我记得完成新手教程的第二天就有游戏里面的人来找我。对,这个人江湖人称大树,id是@shadowhunterlee,给了我一堆根本没办法用的物资,带我清理了医大的几个绿po,这时候我就觉得,还有点意思。那时候A(化名)也会来清医大,A会把医大每个po都点绿,如果不是他,很难说我靠医大这30多个po能坚持玩到什么时候。后来我离开了医大,到了市区工作,结果没想到A每天都会来我这上班的地方做多重,跟他也算是略有一些缘分。”

“A嘛,甘地。那你玩ingress这么些个年头,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?”我给何老师满上一杯。他想了想,“就比如说香港XMA,MD参加了不少次,但地面战还是头一回,这是一种船新的体验,老实讲蛮挺期待的,原以为可以和新的绿军交交手,没想到一看攻击提示全是熟悉的id,从福州打到香港,还是天天见的这些人,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”

“可真是老对手了。”

“在这之前有一次全球MU战。我接到上级任务,和另一特工去三明永安某关键po肉防,我四点左右福州出发,六七点到三明,出去寻到台野鸡电动汽车,路上匆匆吃顿饭,一路直奔永安,九点多十点到目标po,这边需要说明一下三明市区到永安的路况…没有路灯,没有民居,除了月亮没有任何发光物体,全程接近100公里,我摸索了半天才找到大灯开关,一开起来心都凉了,简直就是前盖插了俩一号电池手电筒,能见度不足20米,不跟着土方车走都不知道会翻哪条沟里。一路战战兢兢好不容易是到了……那个po十一点前还算友善,边上有间板房搭的废弃饭店,门口插杆高达十米的大灯,柔和的黄色光线温暖的洒在身上,非常有安全感。我寻思着在这呆一晚也不算太差,就停在那打算蹲,不过人生总是充满着惊喜,十一点一到,十米大灯啪的灭了!此时视线范围内能发光的只有月亮和手里的手机,难道我特么要在这个鬼地方蹲一宿?但事已至此,来都来了,也没脸说我害怕我要打道回府。后面三点多钟出去找地方解手,你猜怎么着,起雾了,不远处的工厂烟囱在雾里若隐若现,一片漆黑之中零星传来几声狗叫,脑海中浮现莫文蔚演的《棺材》……赶紧抖干净回车里。其实通宵肉防不可怕,可怕的是路况和环境,当时真的是瘆的慌,因此我总是对大树和我讲的那句话念念不忘:‘路况还好’。总之,我们在一个很艰苦的环境中,渡过了平静的一夜,绿军没来飞机也没来,完全无事发生,跟空气打了个通宵,让我感觉自己是个智障…。”

车灯能够照亮的范围好比这条手电

“通宵守po啊,着实不易,玩这游戏应该就这一次通宵吧?”

“那不能,还有一次通宵是双倍期间深夜冲级。”

“细讲一下。”

“是这样的,那天下午我和雷欧@JinnoNagi 商量好用他西湖附近的床po当顶点,在三坊七巷暴力多重刷满400万ap登上满级神座,于是当晚九点钟加完班就直奔雷欧家里接key,因为需要一些三坊七巷的key,所以大哥@huanqi也过来,不知为何三人就在楼下吹起牛来,十一点左右正式动身前往三七,路上太饿又在M记补充了一些肥宅能量,直到两点钟才真正开搞。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深夜两点钟的三七,此时的三七不复白天的熙熙攘攘,沿街的假老店早就合上了铺门,我化身为最英勇的电驴夜骑士,穿梭在各坊巷中,手起刀落间斩获一个又一个1250ap……”

“这么顺利?”。

“哪能。 我平常不爱刷三七因为人多,蓝军多绿军多游客也多,这直接导致了我对三七的po并不熟悉,雷欧说的多重拉法我其实没太听懂但作为玩了两年的15级老咸鱼你又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没听懂只好硬着头皮就上,前两个小时效率十分低下,按这个效率400万ap我得刷到第二天晚上……两个小时过后渐渐找到窍门了,效率得到了明显的提高。”

“那这还可以啊,后面应该刷得越来越快了吧?”。

“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,但生活总在你洋洋自得的时候打来一套社会主义组合铁拳,最英勇的电驴夜骑士被ap蒙住了双眼,一头撞上康苏埃格拉的风车巨人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没看路,怼树上了。”

“……”。

“还好人没事,虽然车灯出了一点问题,轮毂似乎也有些形状上的变化,勉强也还能动起来,接着刷呗,都刷到四点了,还能怎么着。只是因为后来坐在车上停在路边疯狂link的时候,保安大哥以为我是边上酒吧喝多出来,坐在电动上睡着,走过来拍了我两下肩膀,我特么还以为被绿军捉了,心想这四点多也能有绿军来捉,然后抬头一看是保安,他问我你睡着了? 我说我在玩游戏,他看着我,神情迷惑,我看着他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漆黑的巷口,偶尔有冷风吹过,场面十分尴尬。”

说到这里,何老师的故事也就告一段落了,但何老师的光辉传奇事迹不仅到此就结束了,他将会在下一个工作日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,守护着与他的ID已经绑定在一起的po,这不仅仅是一种坚持,更是体现了他对这个游戏的热爱,同时也对福蓝特工在激烈的城市大战中的一剂强心针。在那茫茫绿地中的那一束蓝光,是多么的耀眼。希望有朝一日,这一束光能够照亮整个福州。

按照惯例,附一张毕业照:

记录人:Featmellowday、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特工

本文内容当事人有参与修改。

“福蓝特工之何老师传”上的2条回复

事先摸够 Key 的话就不难啦,而且现在还有了双倍经验的道具,难度比文章里的场景好很多了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