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社群动态

每日要闻

10.8要闻

1、「福州ingress新po介绍——钱王纪念堂」

钱王纪念堂位于罗汉山地铁站c2口旁边的真珠谷内,堂内平时不开放。以下为钱王纪念堂介绍:

福州的罗汉山北麓,屹立着一座简朴却不失大方,平俗中透着宏伟的建筑——钱王纪念堂。它是三万多闽籍海内外钱氏后裔为缅怀治国安邦、恩泽江南的老祖宗钱镠王,于上世纪90年代筹建的,系福建钱氏后裔缅怀先祖和联谊活动场所。纪念堂位于地铁罗汉山站南侧后山,沿石阶徐徐而上,由原工业部长钱敏题写的“钱王纪念堂”大门匾额映入眼帘。纪念堂建筑由主殿和侧楼构成,占地800多平方米。主殿供奉着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三代五王的塑像,其中政治家、军事家,五代十国时吴越国的创建人——钱镠王,是钱氏后裔的近世祖。

钱氏三代五王治吴越近百年,鼎盛时期辖一军十三州,地域包括今江苏东南部、上海、浙江和福建东北部(含福州)。吴越钱氏执行“善事中国、保境安民”的国策,礼贤下士,广罗人才,兴修水利,奖励垦荒,发展农桑,境内百业兴盛,民富国强。吴越把钱塘江流域和太湖流域建成鱼米之乡,扩建杭州、苏州等中心城市,发展手工业、商贸和文化事业,经济、文化的业绩,居五代分裂政权的前列,为“上有天堂、下有苏杭”夯实基础。不能不说,如今举世瞩目的长三角经济繁荣圈,还得益于这位一千多年前在此开疆立国的君王。在战火纷飞的五代十国时期,百姓饱尝流离失所与生离死别之苦,而吴越富而不霸,始终恪守保境安民策略,让百姓免受战乱之苦,留下“五代之际,天下纷乱,杀人如麻,独吴越人民安居乐业,百年不知兵革”的赞喻。宋太祖赵匡胤定鼎中原后,中华民族大统一的号角声响。公元978年,当时在位的吴越王钱傲审时度势,顾全大局,纳土归宋。富饶美丽的江南河山避免了一次血雨腥风的践踏,持续百年之久的苏、杭“人间天堂”的繁荣盛景,又得以于历史长河中前行数百年。
据载,公元907年,钱镠王扩建牙城,有术士献策,若在旧基扩建,国祚只有百年;如填西湖更建,可延长十倍。钱镠王说:“百姓靠湖水为生,无水即无民,哪有千年不变的真主?有国百年足矣!”这位享年81岁的国王临终留下遗言:“凡中国之君,虽易异性,宜善事之,要度德量力而识时务,如遇真君,宜速归附。圣人云顺天者存。又云民为贵,社稷次之,免动干戈,即所以爱民也。如违吾语,立见消亡。依我训言,世代可受光荣。”由此可见,钱俶纳土归宋的创举乃吴越钱王智慧的结晶。钱王以民为贵,不为社稷而动干戈,且严家训、重教育,其后裔枝繁叶茂,人才辈出,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卓越贡献,中国“三钱”——钱学森、钱三强、钱伟长,就是老幼皆知的个例。

时闽国系五代分裂政权中的较小王国,国力远弱于相临的吴越与南唐。因吴越始终奉行保境安民宗旨,不为拓疆而动干戈,且长期执行休生养息政策,民富兵强,相临诸国始终不敢动侵占吴越疆域的念头,使吴越百姓“老死不知兵革”,也成了闽国东北域抵御外侵的天然屏障。但闽国北临的南唐、西南的吴国屡兵扰闽国,吴越曾几度兵援解围,协助闽王维护了闽国的安全。闽国政权最终能保留漳、泉之域,直至北宋建国,离不开吴越在其中的斡旋。由此可见,闽国能够治福建近60年时间,维护国家安全、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,为当今福建特别是厦、漳、泉地区经济繁荣奠定了基础,吴越钱王功不可没。

福州系吴越属地,自钱镠王第六世孙钱景钦于南宋建炎元年(1127)入闽定居至清末的700多年间,许多钱氏后裔从中原、江浙迁居八闽。闽台自古是一家。随着商贸往来,逃避战乱等原因,钱氏子孙穿越海峡,到阿里山之麓的沃土上生息繁衍。在这片土地上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人们,除了为数不多的土著居民,他们的近祖均从西岸越海而来,两岸一衣带水,骨肉相连。罗汉山北麓有幸腾地恭迎钱王尊像入住,供万人敬仰,此乃钱氏之福,福州之福也。

罗汉山巍巍屹立,钱王轻轻呼唤,中华民族拭目以待,海峡两岸源远流长的钱氏族人已经融入时代的洪流。而钱王纪念堂,承载着历经千年的乡愁,在海峡西岸发出热情的召唤…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